<var id="7d9hh"></var>
<var id="7d9hh"></var>
<var id="7d9hh"><video id="7d9hh"></video></var><cite id="7d9hh"><video id="7d9hh"></video></cite>
<var id="7d9hh"></var>
<var id="7d9hh"><strike id="7d9hh"></strike></var>
<var id="7d9hh"></var><var id="7d9hh"></var><cite id="7d9hh"><video id="7d9hh"><thead id="7d9hh"></thead></video></cite>
<menuitem id="7d9hh"><strike id="7d9hh"><thead id="7d9hh"></thead></strike></menuitem>
<var id="7d9hh"><strike id="7d9hh"></strike></var>
您的位置首页  南宁文化  文化

河南唐河:发现民国31年赈灾功德碑,信息非常丰富

明朝贵公子

近日有关于明朝贵公子的话题受到了许多网友们的关注,大多数网友都想要知道明朝贵公子问题的具体情况,那么关于明朝贵公子的相关信息,小编也是在网上收集并整理的一些相关的信息,接下来就由小编来给大家分享下小编所收集到的与明朝贵公子问题相关的信息吧。

点击(前往)进行了解>>

以上就是关于明朝贵公子这个话题的相关信息了,希望小编分享给大家的这些新闻大家能够感兴趣哦。

 

2018年4月上旬,河南省唐河县城区水木澜山住宅小区在施工中,发现一通民国32年(1943年)唐河县民众及灾民,为时任县长符明信立的赈灾功德碑。该碑用青色大理石雕刻,通碑高2.32米,宽0.76米,厚0.16米。碑额阴刻“泽洽生民”四个篆书大字。碑文内容用阴刻楷体雕成,竖排版,共12行半,每行54字,全文约667字,雕刻刀工细腻,字体工整、规范整洁。

timg?image&quality=80&size=b9999_10000&sec=1591635210985&di=c4cbcfae64d43700393a8ac0a75568f6&imgtype=0&src=http%3A%2F%2Fimg.mp.itc.cn%2Fupload%2F20170330%2F033dc3d434cb42cda940a66cdab6f2ea_th.jpeg

碑文详细记载了民国31年(1942年)河南省中西部大饥荒(民间称为“三十一年年成”)的发生状况以及许昌、襄县、宝丰、鲁山、郾城等地灾胞,流落县域人数和唐河县县长符明信积极组织动员全县力量,以及唐河县籍军政要员、社会名流、世族大户、商绅民众等全力以赴,集资募捐、赈济灾民等情况。从开设公、私粥厂(舍饭)、收养弃婴老弱,到县、乡、镇、保各级安排、公教员役节食集粮等都有记述。文辞优美,语句精炼,感情真挚,数据精确。

碑文描述了1942年那场发生在中原地区大饥荒的悲惨场景:“春夏之交,风霾肆虐。麦既歉收,夏秋以还。酷旱不雨,秋禾尽枯,岁以大饥。极目中原,遍罹浩劫······”寥寥数语,其河南灾害惨状令人瞩目。面对大量灾胞流入唐河县境,全县上下在符县长领导下,立即采取措施,迅速投入救助行动。碑文写道:“是应发动群力,急救勿失,庶其有补。于是,主持综核,公自任之,调查筹募,劝贷平粜”。开仓放粮36692石(音dan,容量单位,10升等于1斗,10斗等于1石。民国时期,唐河县一带每石小麦约400斤),发放急赈款146.917万元。县府公家开设粥厂38个,世族大户自开粥厂53家,熬粥做饭,免费供灾民食用。开设籴粮平粜站(粮食交易站)11个,收养灾区流入来的老弱、儿童、弃婴1348人。

与此同时,在巨大灾难面前,唐河县公职人员和社会名流也利用自身影响积极参与。碑文继续写道:“公教员役节食,散发归耕粮凡二百八十石。洪纤毕举,甘露普沾。许、襄、方、叶、舞、郾、鲁、宝各县灾胞,襁负而来,所至如归。灾贫受振者各得所养,流栖就食者悉赖以生,全活不下数十万人。”唐籍驻川、陕军队长官和驻唐军政要员曹乐山军长、欧阳子揆司令、刘希程军长、曹玉珩师长、李子刚师长以及社会名流王多三厂长、方安亚教育长、徐旭生先生等,皆慷慨捐助或发起募捐,帮助支持唐河家乡共赈灾民,发挥了较好的社会影响。“列宪考绩,视公为最,惠泽覃敷,遐迩传颂”。鉴于此,第二年以全县民众名义镌树此碑,流传后世。

该碑的发现和被引起关注,得益于唐河县源潭镇著名民间汉画收藏家、南阳市非物质文化传承人方清亮先生的努力。当他从朋友李清坡口中得知水木澜山建筑工地挖出石碑后,出于对历史文化的热爱和保护,自费租用叉车从持有人手中买出。原碑文因字体较小,在石面上根本看不出内容,后经方先生拓片,碑文字迹清晰可见,全文除了石碑左下角因残缺有6字消失外,其他全部能够清晰辨认。此碑的发现,为后人研究民国31年(1942)大饥荒以及唐河人民赈济灾民的努力和义举提供了真实可靠的佐证,是一件非常珍贵的历史文献资料。2018年9月,方清亮先生将该碑捐赠给唐河县博物馆。

附:碑 文

泽 洽 生 民

县长符公救灾碑

民国三十一年,岁在壬午。春夏之交,风霾肆虐。麦既歉收,夏秋以还。酷旱不雨,秋禾尽枯,岁以大饥。极目中原,遍罹浩劫,荡析流离,□□□□。前史所纪,惨绝人寰者,不幸复见。朝野咨嗟,人心惊惶。以救济灾难,交相诹谋,公惄焉忧之。以救焚拯溺,不容须臾缓。夫极贫便振米,次贫便振钱,稍贫便转贷。垂毙急饘粥,遗弃孩稚急收养。借官钱以籴粜,借牛种以通变。禁侵渔,禁攘盗,禁遏粜,禁抑价,戒迟缓,戒拘文,皆古之遗也。是应发动群力,急救勿失,庶其有补。于是,主持综核,公自任之。调查筹募,劝贷平粜,则延聘閤邑士绅分任之。乡、镇、保以次,分别责成各受事,而课以程限焉。事有成规者,则一经奉檄,无不推行尽致。其无成规者,则博采众议,因时因地而制其宜。昕夕规划,昃食不遑。策励奖勉,瘏口哓音。奋发风动,悉力以赴。自冬令以迄麦稔,凡七阅月,计发仓振粟三万三千六百九十二石,配发急振一百四十六万九千一百七十圆。公设粥厂三十有八,世家大姓,自设粥厂五十有三。籴粮平粜,凡为站十一,粜粟一千四百三十六石;分保自救,劝贷粮六千六百五十八石、款九十四万圆。收养灾童弃婴及老弱者,凡一千三百四十八人。公教员役节食,散发归耕粮凡二百八十石。洪纤毕举,甘露普沾。许、襄、方、叶、舞、郾、鲁、宝各县灾胞,襁负而来,所至如归。灾贫受振者各得所养,流栖就食者悉赖以生,全活不下数十万人。列宪考绩,视公为最;惠泽覃敷,遐迩传颂。而县内外绅商,吾邑服官川陕及驻境各军政长官,如曹军长乐山、欧阳司令子揆、刘军长希程、曹师长玉珩、李师长子刚、王厂长多三、方教育长安亚、徐旭生先生等,或慨解以义囊,或募汇巨款,振恩助振,不遗余力。与全县士民,随地施救者尤众,盖亦公诚信所孚而然。夫祲沴始于天,而御淄捍患恃于人。公以身全群黎之生命无算,以视汲长儒之振河南,赵阅道之振吴越,盖可谓后先媲美者矣。则是疫也,宜有记载,谨泐诸贞珉,以誌公之辛勤,且以为来。兹告云。

邑人 乔幹民篆额,徐浩然撰文,马成义镌石,李宇朗书丹

中华民国三十二年七月元日毂旦閤邑民众立

(注:原文为繁体字,句读:李中群、曲凡杰)

 

方清亮先生在拓片

 

右起:曲凡杰、李中群、宋江旭、姚勇在解读拓片。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日本色操图